Saturday, March 7, 2020 11:20 PM (about 2 years ago)

(一)启程

实习的最后一天

这天是去公司实习的最后一天,也是原定启程的那天。但大约在前几日前得到消息因为香港愤青闹事于是我的航班(AA192)从当天的下午18时推迟到了第二天早上8时。于是我的计划也从中午出发乘坐港深大巴变成了晚上出发去口岸再在机场躺一晚。 时间突然变得充裕了起来。 虽然如此,早上的时光依然宝贵,仍需要使命般的去公司蹭最后一顿的早饭。因为某些原因没坐成班车,于是带着刚买的21寸小箱子坐了公交去深大北门,过了天桥,再走了几步路便到了腾大。此时大概不早了,腾大13楼餐厅也没有往常的那么挤。 image.png 我乘势点了平时最爱吃的汤圆丸子并随机配上了若干馒头,拍完照留存纪念后便开始吃了。 因为动作比较慢,到了工位发现自己大概是最后一个了。而那几天不知道为啥头总是有些晕(可能没睡够),于是这之后便去腾大22楼的医务室配了点药。由于第一次去那,差点迷路走进了腾讯云的工位群十分尴尬。好在最终还是找到了企鹅诊所(公司自营的),医生稍微给我检查了并问了最近的一些情况最终认为我大概还好,但我跟她说了当晚会离开深圳去美国,她还是很好心的给我配了一些要(顺便要了点创口贴)。最后当我掏出工卡准备付钱的时候突然得知公司员工在企鹅诊所看病不用钱,然后我怀着诧异+感激涕零的心情和医生道了谢并返回了工位。 坐定以后,新来的开发同事便过来找我讨论遗产分配的事。好在我之前即在工蜂上开了相关的repo列了我的项目清单,于是一切讨论起来都非常流畅。 到了中午,mentor和博哥等一系列老同事提议找家馆子给我送行(属实又感动了一次)。组里的大家都去了坐了个圆桌,每人都点了些菜,吃了点饭。想着实习的两个月就匆匆这么过去了,和大家刚刚混熟却又要别离,心里还是挺塞的。 吃完饭后天气转晴,此时我的任务清单中还剩下换汇和配药两项。于是下午请了假,先去了南山医院排了队配了点鼻炎的药(最后由于没有社保花了将近200多块钱(再一次感受到了贫穷)。之后又坐着公交车去了公司附近的招行换了300块美元,当20多张100的rmb最终转换成了3张100的美元,心里还是感慨不已。 image.png 回到工位已是下午4时,稍微最后修了点旧项目的bug便被大家喊上去吃晚饭。照例,我们去了隔壁的万利达二楼。这回本着夜宵券一张不剩的原则,我买了些面包,给mentor换了盒水果,然后最后一张夜宵券换了公司的牛排(虽然味道不咋样,但还能将就)。 image.png 回去之后又坐了下,到了8点感觉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带好了行李和大家道别。在公司实习的两个月因为是组里最小的,大家都对我很关心很照顾,特别是和博哥、展鹏还有我的mentor大赖,都是当着兄弟一起做过来。特别是博哥,一开始和他不太熟,但后来慢慢熟了之后,发现他是很nice的人,他也经常说我就像他年轻时候的模样,一个人小小年纪的出远门来实习工作。每当他这么提起,我心里都会有一阵酸楚,或许等我到了他的那个年纪,看到了自己这样的小朋友也会回忆起自己的曾经吧。于是我站起来跟组里的每个同事到了别,大家也让我保重,博哥则让我明年必须再来组里干(听到这差不多感动的要哭了)。最后是mentor和新来的开发同事送了我下楼坐公交,走到路口,我便河他们就此别过,把工卡和token还了给mentor让他日后帮我办离职,然后一个人拎着行李毅然决然的坐上了去深圳湾口岸的公交。 image.png

香港机场

即使前几天刚从澳门走港珠澳大桥走了趟香港,但这几天愤青闹事有增无减便又给路途增添了些许凶险。

于是在深圳湾还真被当愤青查了。(可能是边检同志觉得我这时候还去香港机场坐飞机很奇葩吧) 于是把我的书包连带行李箱里面的所有纸质资料全拿出来翻了一遍,确定没啥问题之后才最后给我放了行,并叮嘱我去机场路上小心。

到了香港这边,因为前几天有走港珠澳的经验,所以怎么坐车去机场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原因是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和香港机场非常近,所以那边进城的车几乎就是同一线路)

于是我先坐了深圳湾口岸到屯门的车,然后在屯门再转到机场。 image.png image.png

最终经过一系列操作之后终于有惊无险的到了香港机场。 image.png image.png 可以看到当时的机场已经开始实行管制了。 (顺便进去学习了相关的管制条例)

最后在群里向大家报了平安之后,便小心翼翼的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开始躺,准备等到第二天早上去登机。(说起来这次居然是第二次在香港机场过夜了) 当时其实还是很担心飞机第二天早上会不会又因为愤青闹事delay,不过这种事情也真是whatever了。

下一站 LAX

image.png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