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Bash Shell

切换用户

su +用户名
root 用户 su -

管理员运行

sudo

当前用户信息

id

修改密码

passwd

提示符

普通用户 $
超级用户 #

logout—— exit
laphets@localhost ~ laphets_用户名 localhost 当前目录

列出当前目录下文件

ls

进入目录

cd

删除文件

rm -rf

参数方式

-a == –all

终止当前命令

Ctrl c

后台运行

命令 + &
firefox &

管理后台

Jobs

暂停进程

Ctrl+z
开始运行 bg
前台运行 fg

命令补全 && 命令查找 && 补全文件名

Tab

查看执行的命令

history

命令重复

!字符 重复前一以该字符开头的命令
!num 重复序号命令
!?abc 包含abc的命令

搜索命令

Ctrl+r

重复上一参数

Esc+.

通配符

*匹配0个或多个字符

Putty的配置与使用

前言

最近开始步入Linux的大坑,根据储兄的建议,用的是CentOS7,部署在我的老爷机上。
其中需要通过我的台式远程到老爷机进行操控,于是便用到了Putty.

WIndow下配置

这里只需要下载一个putty,并在输入目标机的ip,并用SSH进行连接即可。
获得目标机ip
terminal内使用ifconfig来Get到ip地址

ifconfig -a

开启SSH服务

首先检查SSH是否已经安装

rpm -qa | grep ssh

接着,启动SSH服务

service sshd restart

设置为开机启动

chkconfig sshd on

中秋快乐!

参加第一届登峰杯是什么感觉?

首发于知乎…


利益相关
我就是搞HTML5 canvas的那个…
怎么说呢,还是挺有感触的…
据不完全统计,在总共的4个还是5个的计算机相关项目,全都是跪掉的…
我不想说什么,作为一个专业性这么强的比赛,在总共的9个教授中居然没有计算机相关专业?(就算有也没用,总共三个组,完全随机分,如果有一个教授,那也只有1/3的几率分到)(果然还是一个看人品的比赛)然后据说B组的三个教授,两个是搞土木工程的?看来分到C组相对还是蛮幸运的啊。
答辩时有几件事印象很深刻…第一个是我在答辩时,我讲了半天,而下面的专家却好像真的没有get到我到底在讲什么,最后一个专家居然问我:请问HTML5是哪个公司做的一个软件啊?(都有抄起论文往地上就是一砸的冲动了)另外一个,好像也是我们理C的,做小鼠基因PCR扩增的那个?在他ppt讲完,介绍了半天,专家也问了好几个问题之后,一个专家开始问:“请问PCR是什么?”…呵呵…
怎么说呢,或许这就是文科和理科最大的区别所在吧,就是文科专业性不强,你下面随便一个专家几乎都能听懂,而理科,专业性很强,你要一个搞生物的去听你搞数学,那和叫一个小学生来听有什么区别?认识一个成外的大爷,搞Android插件,其实个人觉得他的论文真的很神,比我的写得要好很多,最后呢?还是3=,甚至还排在我的后面,真的很可惜。
对于一个刚刚成长起来的比赛,我觉得不完善、存在一定问题还是可以谅解的,但是组委会也理应从中get到什么,学会点什么,而不应该认为自己办得比赛,自己就是老大,什么都应该按他的来,而应该多听听学生的意见,更多的关注一下这个比赛的规范性与公平性什么的。
然后说点其他的吧。
在这次比赛中,认识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增长了很多见识,这或许才是这比赛带给我最重要的东西吧。这里也必须要提到一下北京二十中的czh神犇 @储志华 ,是他让我明白到在计算机领域除了算法竞赛,其实还有更多,也更让我明白,自己处于一个地县学校的无知与不足。到现在,仍还记得那几个晚上,和他对着电脑,抓包、解密、看代码到凌晨,能在这样的一个比赛中遇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真的蛮幸运的。
而在这短短的两天中,我和czh神犇也做出了一个可以下载网易云音乐付费音乐的软件(为了避免被查水表,还是不放出来了…),这也算是这次比赛间接的带来给我的东西吧,虽然最后和NOIP一样因为一些不可抗力跪了,但或许一段经历才是给人带来的最大的财富吧。
2016,北京,我不后悔。
放几张图?


登峰杯复赛游记

终于或许结束了,坐在回来的高铁上心里没有半点的波澜,只是觉得好累。从开始着手这篇论文到答辩结束大概也有4个月的时间了,这段时间里或许不能说是一丝不苟的去完成这篇论文,但自己也确实尽了全力,最后,也算是给出了一份起码能让自己心安的答卷了吧。


关于答辩

直到现在才真正明白所谓的每段经历都是对人的来之不易的财富。依稀记得在上大附中答辩教室门口紧张不已的我,也能够记得在答辩时心里不停的给自己打气,让自己沉着,让自己能够更加自信从容的去面对眼前的评委。 不知道这次运气是好是坏,和我专业对口的刚好是PKU的一个CE教授,虽说他对canvas有一些了解,但毕竟不是CS的,或许也能够被我糊弄过关。“请问你在canvas的动画绘制中是否有一些技巧?”第一个问题他这样问道。这正中我的下怀,于是我让他们turn to page22,跟他们扯了自己早已总结好的绘制动画的原理,扯了绘制的步骤,看他们一脸茫然的样子,我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这或许就是一个博弈的过程,当他们对你的论题感兴趣而又不知甚解时,正是你表现自己知识储备与应变能力的时候。于是,接着我跟他们介绍了reveal.js,从JavaScript的面向对象编程开始,说了封装说了继承,还举了WebGL的例子,最后告诉他们我可以去引用外部的JS库,以达到减轻工作量的目的。接着他说“那这样的话,你的canvas是否需要安装插件以及其他外源性的support?”,这个问题直接暴露了他的知识储备水平,但或许他这样问的目的也只是看到了我带着自己的笔记本进去,却没有使用赛方提供的那台。虽然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这并没有造成其他的问题。于是我很快的回应道:“我的这个canvas完全基于HTML5,而只需要一个支持HTML5的浏览器就可以支持它的所有方法”接着,看着他半信半疑的样子,我直接亮出了自己的演示站按了F12调出审查元素,再打开network+F5,接着我告诉他无论什么电脑,你只需要访问我的这个地址,就可以看到我当前的演示。于是他顿了一顿,好像信了,其实感觉他当时好像是在访问我这个地址的…”那么你的这个canvas做出的动画和其他相比是否有减轻工作量?”他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这一次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立马作出回答,而是仔细地想了一想:他或许正是因为看到了我在论文中冗杂的代码,才这么故意引我上钩。于是我使出了转移话题大法(或许也不算是):“大家都知道做动画Flash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它老少皆宜,一般不需要进行代码的编写即可自动生成。可是,正如前面所述的那样,Flash的驱动需要专门的插件,这就限制了它的应用范围,而我们的canvas,只需要一个支持HTML5的浏览器,可以嵌入到任何网页中,具有很高的可移植性和应用范围,这是Flash所无法做到的。”他笑了,或许是为我的圆场而感到轻蔑,也或许,是认同了我的观点。“希望在以后能够看到你做出更多更炫酷的动画”最后,他这样说。“我会的,谢谢。”

关于上海

“上海是一个有热度的城市”开幕式时上大附中的妹子如是说。的确,上海很热…在上海的这几天里,几乎白天就是没完没了的赶路:从步行到地铁到公交车再到的士。而最可恨的还是作为一个路痴的fuck还要充英雄,带着我们走了好多冤枉路(哭死…),还好最后老夫亲自出马,带着他们走(哈哈,我的认路感是超强滴,绝对不会迷路…)。另外,上海的确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从人民广场到静安寺再到南京西路,几乎都是人,地铁很挤,路上也各种车水马龙,这种国际性大都市的感觉,在昆明有一点点,而在义乌就半点都没…对于长大以后,我还是蛮想到这种大城市工作的,虽然有着房价贵,空气差等等一系列问题,但却具有着小城市所不会有的生机和繁华,而这,就能给人一种的的确确的时代感。

关于上大附中

上大附中全称上海大学附属中学,是一所环境优(xian)美(e),没(dou)有(shi)蚊子,处于有(bu)毛之地的学校。这里主要说说上大附中的妹子(原形毕露了说…),一开始刚到那的时候看到指示我们的有那么多妹子还是蛮开心的(毕竟这种东西是稀有产品), 于是就又蹦又跳的进去了。后来报道的时候,因为电脑原因,我和那报道的老师说:“我需要和你们管技术的老师好好交流一下…”,然后那老师居然真的打电话去,然后说“我们这里有一个学生想要和你交流一下”…然后这居然被那些妹子听到了,然后就她们就笑笑笑,然后我就丢脸丢丢丢。后来答辩的那天我早上去迟了,刚好他们答辩结束有10分钟了,然后去的时候一脸懵逼,剧情发展很符合我的意料,然后又是被笑…(嗷)到下午,一说到我是最后一个上,然后他们就又开始笑,“笑屁啊”我说,然后居然有个妹子还故意怼我,就对着我说了一句话,不过还好我没听清楚…

关于羊神和fuck

感觉这次他们都要比我牛逼啊。羊神就是谦虚,一出来就说跪了,被嘲讽了,但真的感觉他还是蛮不错的。然后fuck的话,后来专家问他的两个问题全都被我在前一天给他做辩模(我创造的词语,即答辩(不是大便)模拟)给猜到了,不过后来他貌似也就马马虎虎的回答掉了吧。玩上空闲的时候,我和羊神本想规规矩矩的打dota,然后fuck就开始直播单身虐狗大戏了——和他的猫聊天。妈的真是虐啊,有个妹子了不起啊,艹鄙视。

最后就这样了吧,再见上海,再见登峰杯,也再见我的为之努力半年的论文,还是要好好的滚粗回文化课啊…

JavaScript DOM编程艺术

前言

由于登峰杯正好涉及到JavaScript的canvas,因此在答辩前再来突击一下,避免到时候被问倒…

何谓DOM?

DOM(Document Object Model)即文档对象模型,简单说来就是一套对文档内容进行抽象和概念化的方法。它由W3C联盟制定,目的是为了解决各个浏览器对JavaScript语法兼容不一致的问题。

JavaScript语法

JS引入

简单说来有两种方法:
1.直接插入到HTML里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
</script>

2.HTML引入外部JS文件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1.js"></script>

可以把这个语句放到head或者title里,但据说放到HTML的最后会快一些。

清晰(五)·悟

引了yyl学长的评论罢…
@laphets:
看到这里突然想要说些什么。
这也是我当时的心路历程:先是感到无比挫败,然后寄希望于降低分数线,最后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
而等到能够正视自己的成绩的时候才开始觉得其实自己根本不够努力。虽然觉得自己实力远不止那个分数,然而若要论起实际水平恐怕确实比不上拿1=的很多人。粗心、发挥什么的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在备战NOIP过程中的懒惰,或者说是懒惰带来的报应。到此也能够释怀,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不够努力,而不是责怪自己考场上为什么疏忽大意。意识到这一点才能真正走出这段困境,明白自己以后应该做什么、弥补什么、改变什么。
加油!


@lsdsjy:
或许很多事情最后注定就是南辕北辙,拿了一等亦或是三等也只不过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罢了,最后终该去面对现实。没有任何事情能够一下子改变我们的命运,而有的却只有在每次失败后更加挺起胸膛的去面对下一个挑战。或许到最后的高考后才发现当时OI取得的这些成绩也不过是过眼烟云,并不能从实际意义上benefit什么,但这一段经历却对我们都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它,或许我会仍旧不知道拼搏的意义,更不会知道该怎样去朝着自己的目标进击。与其说当时拿了1=,我觉得3=给我带来的会更多,我起码经历过了真正意义上的失败,有过低迷,有过颓废,才会有最后的振作与坚定。
过了这个暑假就真的成了高三狗了,回过来看看当时自己写的东西,发现OI给我的真的蛮多的,但愿我在以后遇到更大的困境的时候,还能够心如止水,还能够一往如前的坚定地站起来。
高三加油!
共勉

The End-Senior2

感觉自己颓得一把样子,数学做到后面心态不对了完全就是在消极比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从那次高考放假和我姐吵的那下起,就真的越来越不明白自己:一个连自己情绪都控制不住的人,想必是有多么无用。我一直对自己说这个题目简单的,可以做出来的,而事实上内心却浮躁得一团糟,完全不知道在运转什么,就觉得有一个优先级很高的线程在不停地占着我的CPU,吃着我的RAM,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kill它。
后来,理所当然,该做出来的没做出来,能做出来的又做错了,然后心乱,然后嘲笑自己,然后趴在桌子上要哭要哭的。或许我本身就具有一种能把任何事情悲观化的能力吧:我看到了NOIP2015Day2盯着屏幕上的三道题不知所措,更看到了17年高考数学出来以后直接颓得坐在椅子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现在看来,长时间的自负带来的不仅仅是考试的挫伤,而更直接的是心态的失衡。我现在都不知道和我姐闹翻的那几天都是怎么过来的,现在想起来或许就如同噩梦一般罢。包括现在,真的就是噩梦——我给自己订下了那么远大的理想,而现实中,却直接一下就被我姐被王璐给打败。我真的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为什么总是会想着去盯着她们傻傻的看,真的一点都控制不住自己,而这,在以前,起码在上个学期,一点都没有过。这真的好难受啊,我就是可以往各种不正常的方面去想。就是在最后要把自己折磨得要死要活了才肯罢休。
真的好没用,没用到连自己的一点想法都控制不了,没用到连自己的一点欲望都抑制不住,糟糕至极,失望透顶。
一个学期结束了,而我也只能这样趴在桌子上,欲哭无泪。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每次耳边响起这个旋律,脑子里第一个浮现出的就是我姐。依稀记得那时候她还不是我姐,自修课的下午,她在班里的电脑上放了这只钢琴曲,真的好听,第一遍就爱上了。再是后来,因为我扣分太多,作为班长的她来找我谈话,最后的结果却是我把她给说哭了。第二天就给我写了好大一张条条,而那时候的我却不知道,正是眼前这个看似和我毫无干系的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将会和我产生多大的交集。
还有一个月,她成为我姐就真的一年了,有她的日子里,我真的的的确确的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姐姐能对弟弟最大的好。虽然现在物是人非了,但她是我姐这个事实,永远都不会改变。愿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都能够安好>

关于锤子和钉子

如果你手里有一把锤子,所有东西看上去都像是钉子。
如果你想钉一个钉子,所有东西看上去都像是锤子。
如果你心中专注于你想要解决的问题,那么你所看到的东西就会呈现出以往你没有看到的一面。
——《暗时间》


当你真正有了一个目标,整个世界都会帮助你去实现。



dashboard